非酋今天也没有ssr

这几天真是超级超级难过,我非常喜欢1001,喜欢这个黑皮的大姐姐,甚至在新宿还没开时就喜欢上了她。在哪时候就在她的角色歌下面许愿了很多次,还相信产粮玄学画了很多个她。为她在刚抽完狐狸后拼命打幕间本攒石头,攒了三发十连,结果各种玄学都信了就是没抽到一个。然后今天下午在小号上随手点了个十连就出了有史以来第次的五星限定双黄,山鲁佐德,她来了。大号抽到只剩2个石头,小号随随便便就来了两个心中真是百般交集,痛苦不堪。我喜欢的不仅是她的卡面,更是她在历史中勇敢,努力抓住那一线生机的希望与期待,更是她的坚持,毅力。哪怕我两天打完了1.52后看到了她对医生牺牲的评价后我也还是很喜欢她。真的很心疼,世界于她是有多残酷,曾为了国中少女不受残害而挺身而出的她才会去追逐死亡的影子。我也很喜欢医生真的,他是个珍惜爱与希望的王。但我还是喜欢山鲁佐德,她的角色歌indelible illusion 也是真的好听。只希望下次她的up池再开时能来我的大号里吧,QAQ

不是我厨力放出但是我真的要吹一波BB+狐狸+孔明这蓝卡队。BB套上lv10的狐嫁和lv.9的孔明三技和一宝孔明的降防和贤猿豆打奶光可两百一二十万,普通情况下不加buff也有一百六七十万。比90级莉莉丝+一宝的孔梅10级伤害buff+迅犬豆的伤害还高还稳。蓝卡队打对面奶光根本放不出宝具,发牌员宠爱不打两小怪600万基本可以3针过,大概56回合就能过,孔明应该也可以用贤王代替。

抽奶光暴死出了一个黑卫宫,在房间里戳语音时发现只要戳那块红色的地方,他就会发出“哼……呵呵……哈哈哈哈哈”的神奇笑声,好像跟娜娜子的破满语音谜之相似(没有),所以说到底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还是说这种(鬼畜)的笑声是黑皮阿茶的专利!突然恐慌

这次高难简直就是素材天堂(幸福死去)。所以说为什么奖励只有一次,不然孔明的310就有望了,现在急缺凤羽,(算了吧你就算凤羽刷够了你的QP也不够)。唉请不要吐槽我的低练度,种火不够。

在成都雨后惊险环形光圈(彩虹),难道在重庆也要有个特异点了吗?

心情很不好,这两天砸了360多个石头就为了抽小太阳和拉二……但是,全歪了,小太阳歪了白枪呆,拉二歪了船长。而且每次都是一发两发十连出五星,给了我希望后又在后面的十连里面塞个芬恩和玛尔达两个从者其它的全是礼装一天一2030,还一发两个觉醒之前!还有,圣者之依凭什么的我打艾蕾酱的时候死抽抽不出来,现在新宿都过了再给我有什么用啊啊啊!唉……不是说她们两个不好,但是另两个我更加偏爱…………还有,圣遗物召唤什么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上除了小贝能够单抽出呆毛,幼帝可以两发出孔明以外的都是假的……假的……(贤王是召唤不出拉二的!去他的什么拉二闪,我以后就是站凛金也不站这对了!!!)唠叨叨一大堆,最后我真挚地推荐小贝抽呆毛,(我第一个五星剑呆就是他一发出的)以及幼帝抽孔明这两对玄学。这是我实践后最有效的玄学,希望对呆毛厨与失明人士有帮助。

天哪恶魔先生今天终于带心脏出来了
(喜极欲泣)

彼岸星辰2

注意!新手写文,文笔差,剧情狗血。年代设定在中古的古不列颠。
如果辣到眼镜请不要往下拉,谢谢●v●






































          栗田口一期——栗田口家的长子,为人温和有礼,风度翩翩,即将举行成人礼。是古不列颠继龟甲伯爵后的一位……咳咳白马王子(弟控),准备在成人礼之前完成仙女湖的冒险。

         在出发之际,栗田口一期的弟弟们为他准备了一场饯行会。

        “一期尼,你终于来了,来尝尝厨房新做的点心吧。”长相可爱的橘黄色长发……少年站在桌子边上向刚刚结束马术训练的栗田口一期挥着手说道。

         “一期尼这里还有加了糖的柠檬汁哦。”系着披肩的小男孩从桌子后面端出了一盘果汁。

        “那、那个,一期尼要吃点什么水果吗?”白色自然卷的男孩地站在水果盘旁边,有些不好意思。

        “听起来都不错呢,XXX能帮我拿点葡萄吗?”水蓝色短发的男子一边脱下手套一边笑着回应着众弟弟的好意。

        啊,是草莓奶油慕斯呢。奶油的丝滑夹着草莓的酸甜在味蕾上展开了花,最后奶油的甜腻都在柠檬汁和葡萄的冲刷下形成了独特的口感。弟弟们真好。栗田口一期不禁产生了幸福的感觉。

        栗田口一期还没把手上的草莓慕斯吃完,就被弟弟们推到了巨大的长桌前。

         白色的桌布上摆着一盘又一盘冒着热气的菜肴:意大利翡冷翠的beefsteak、德国拜恩的Mince cabbage rolls、法国入口即化的goose liver、瑞士的Raclette Geschnetzeltes、希腊的dolmathakia、不列颠的Bovine kidney pie…………还有一盘油豆腐?

          “这些,都是我们拜托烛台切先生特意为一期尼做的,快尝尝味道如何吧。”红发的少年得意地向自己最喜欢的哥哥邀功“可以让我钻到你的怀里吗”“来吧^_^”温柔的哥哥从来都不舍得拒绝弟弟们合理的请求和撒娇——尤其是这个正在他怀里的这个弟弟。

        栗田口一期切了一块还在冒热气的牛排,外焦内嫩的牛肉又不失韧性,陪着少许的柠檬汁和香草做佐料,应该说是人间极品。“怎样,好吃吗?”粉色头发的男孩迫不及待地询问着。

        “烛台切先生的手艺,自然是没得说的。好了,别站着了,一起来吃吧。”伴随着主角话语的落下,欢喜的宴会,终于开幕。

        “来,一期尼,我敬你一杯!”   “一期尼,我敬你一杯,一路平安”  “我、我也是,一路平安,一期尼”……弟弟们一个一个都拥在了栗田口一期身边举着自己的小果汁敬哥哥的大红酒和。喝得一期他脸冒红晕(什么鬼)。

         ——这个时候弟弟多也就成了烦恼了呢,想不醉都不难了。当然这肯定不是栗田口一期回想的东西,弟弟们的祝福怎么舍得拒绝,别说一人敬一杯,一人敬五杯他估计也会喝下的。

          ——当然,会这么想的栗田口一期离醉也不远了。

        “喂,你们这些家伙,不要给一期尼敬太多的酒啊。虽然说你们喝果汁没事,但一期尼可是明天很早就要出发的。”一名少年眨着紫水晶般的眼睛无奈地拦住了弟弟们的第三波敬酒。“不早了,该回去睡了。”他像个小大人一样催促道。

        “啊,真是的,你老是扫兴。XXX”橘黄色少年嘟着嘴巴抱怨着。

        “该睡了。”这时在整个夜宴上都没说什么话的白发男子发话了,低沉的本音让之前还有些抗议的孩子们安静了下来,一个一个地打消了反抗的念头,乖乖地走回了房间。

         “那,我就先回去了!一期尼,要多多保重哦!”“一路小心啊一期尼!”“一、一期尼是最厉害的,一定可以的”……

         栗田口一期一边笑着跟可爱的弟弟们告别,一边内心因为这些话语充满了温暖。啊,弟弟们果然最棒了^_^

        ————一夜宿醉(喝那么多酒不醉就怪了)














——————————清醒的分割线—————————————

午夜,琉夜一族的书里

        琉夜辉正在沉思:“我希望你能好好遵守规则,不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栗田口吉光这么和她说过,而且她还傻乎乎地答应了!这样一来她就只能等着栗田口一期前往仙女湖,然后期盼能出些事故了。

         我许诺的是一个条件啊,天知道吉光老头那个老狐狸精会用它做什么!啊真是失策。
  
       真是的,不能动手脚我去看看总行吧!一边这么想着,琉夜辉抓起手边的晶石开始默念咒语。

         一道紫色的光闪过,琉夜辉手上原本的晶石变成了一只小巧的水晶鸽子。

         “去吧,跟着栗田口一期。”魔使听从着主人的命令扑着翅膀从打开的窗子里飞了出去。

          做完这些后,琉夜辉也逐渐恢复了冷静,又变回了平日里冷静的琉夜家家主。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水晶杯与桌面碰撞发出清脆的声音。年轻的琉夜家家主又把自己埋进了公文里面,与世隔绝。








※注意,本文中引用的一些美食可能会与年代不符,请见谅。

         翡冷翠的beefsteak是指意大利佛罗伦萨的牛排

德国拜恩的Mince cabbage rolls是指甘蓝卷碎肉

法国入口即化的goose liver是指鹅肝

瑞士的Raclette Geschnetzeltes是一种用乳酪酱调理的小牛肉丝

希腊的dolmathakia是指用葡萄叶包裹着碎肉和米饭烹饪的美食

不列颠的Bovine kidney pie是指牛肉腰子派

油豆腐?当然是小叔叔和他的小狐狸啦●v●

小剧场:睡梦中的一期:“唔”…………"弟弟们"…………

睡梦中的琉夜辉:“唔”…………“吉光老头…………你算计我”

彼岸星辰——前章

注意!新手写文,文笔差,剧情狗血。年代设定在中古的古不列颠。
如果辣到眼镜请不要往下拉,谢谢●v●
















     ——你和我不过各自是彼岸的星辰,相望而不能触摸。

       “琉夜小姐,栗田口的家主前来拜访。现在已经做在会客厅里了。”仆人敲响了三次门,推开门说道。

        “好,我知道了。”高挑的少女放下手中的水晶高脚杯,理了理衣服和头发婷婷袅袅地向会客厅走去,身后宽大的裙摆在波斯地毯上拖出了簌簌的声音。

        “贵安,多年不见,风采依旧呢,吉光家主。”少女提起裙子向男人行了个宫廷礼,抬头说道。

        “是呀,琉夜小姐也从一个小丫头变成了琉夜家家主呢。”身穿棕色西服50岁左右的男人放下了手中精美的西班牙瓷杯,回应着。

        “不知有什么事要吉光家主前来指教。”少女撩了撩裙子坐在了主座上,抿了一口侍女递上的锡兰红茶。嗯,下次让她们少放些牛奶吧。少女垂下长长的睫毛暗自想到。“如果是星月拍卖行的股权就算啦。”

       “不,这次是别的事情。琉夜小姐,不知有没有兴趣跟鄙人打个赌呢?”栗田口吉光摸了摸自己刚刚蓄长的美鬓,眯着眼睛笑着,大拇指上的祖母绿扳指折射着
璀璨的光辉 。

        “赌注是什么?”“如果你赢了,我就拿栗田口在意大利船货一半生意和一半分红怎样?”男人徐徐说道。

        栗田口在不列颠是百年商政大家,全世界只要是跟布料和香料银器有关的交易都有栗田口家的一份。尤其是在意大利的船货生意,栗田口的一年纯利润就能占整个不列颠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不,不谈分红,如果光是能拿到这一半生意,琉夜一族就能打开前代从未接触过又向往已久的船商贸易,这对琉夜一族是百利无一损的。

        “好,我答应你。”少女沉思片刻后立即答应了下来。“别急,话还没说完。琉夜小姐,如果你输了,意大利的生意还归你,只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栗田口吉光笑眯眯地说道。

          “……什么条件?”少女犹豫了一会。“别急,等最后尘埃落定了我会告诉你的,现在我们先来了解一下赌什么。”
       
       栗田口吉光端起瓷杯继续喝了口红茶,“就赌我的长子能否前往仙女湖并带回亚瑟王的宝藏被仙女祝福吧。”“好”